• 生物质气化发电设备受关注发布时间:2015-3-1
  • 近日,有消息称武汉凯迪电力耗资68.5亿元布局清洁能源,其资产重组方案获股东大会高票通过。重组完成后,凯迪电力将转型为以“生物质能”为核心、兼顾发展“风力发电”、“水力发电”等的“清洁能源平台”企业,进一步巩固其在国内生物质发电领域的龙头地位。
    有证券机构据此分析认为,我国生物质发电行业第一轮发展高峰曾在2007年~2011年间出现,当时受电厂锅炉技术不完善、燃料收集体系不配套等因素影响,行业投资热情快速冷却。但从目前来看,由于我国碳减排压力加大、污染治理趋严,政策面持续支持可期,其次锅炉技术逐渐成熟,加上燃料收集体系经过多年摸索已经成熟,因此我国生物质发电行业将进入第二轮快速发展期。
    随着《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的发布,生物质能迎来的新机遇也意味着必然带来生物质发电设备和技术的全面提升。
    超半数生物质发电设备较落后
    “我国生物质发电从2006年开始规模化发展以来,到今天生物质发电装机总量已达8000兆瓦,但是这些生物质发电项目大概有80%以上采用的是比较落后的燃烧发电设备,只有20%左右采用了比较先进的技术路线。在采用比较先进技术路线的项目中,90%、甚至95%以上都盈利,而80%属于比较落后技术路线的项目,80%、90%都在赔本,如果两者混在一起,整个生物质发电产业,80%左右的项目都不挣钱。”国能生物发电集团有限公司科技部主任庄会永说。
    生物质发电主要可分为生物质直燃发电、混燃发电、气化发电等。我国生物质发电发展起步较晚,多数项目属于生物质直燃发电,技术上虽然已经基本成熟,但不够完善。浙江长广(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生物质发电分公司技术人员谢家敏认为,生物质发电复杂的燃料供应系统和锅炉燃烧技术,完全不同于常规火电机组,尽管主设备———锅炉及其他辅机均实现了国产化,但生物质的预处理和给料设备系统仍存在问题,对稻草麦草等软秸秆破碎不均匀比较严重,往往造成给料系统的问题,进而直接影响生物质电厂运行。目前,生物质发电设备运行小时数都偏短,主要是燃料处理上料系统问题(燃料品质因数居多)和燃烧设备成熟度不高等因素造成的。
    在河北工程大学城市建设学院教授王侃宏等专家看来,我国生物质发电技术尚属于初级阶段,且在核心技术领域缺少自有知识产权,技术产业化和商业化转化程度低,一些相关技术开展比较缓慢,比如混合燃烧发电等。
    为了使生物质发电顺利发展,一些设备和技术上的难题亟待解决,如科技部中国农村技术开发中心研究员葛毅强指出,包括高温超高压锅炉、汽机和发电机的整体国产化、气化炉结构优化设计及系统耦合、气化气中的焦油裂解与净化技术和固体炭副产品的高值化利用技术以及各技术环节的系统集成等。
    生物质气化发电设备受关注
    近年来,生物质气化发电在我国逐渐受到关注。王侃宏认为,生物质气化发电适合我国农业生产人多地少、原料分散度高的国情,目前我国已开发出多种固定床和流化床小型气化炉,以秸秆、木屑、稻壳、树枝等原料生产燃气,兆瓦级生物质气化发电设备系统也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推广。
    “选择生物质汽化发电百分之百可以盈利,因为困扰生物质发电行业亏损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原料的生产地,即运距,运距越近,成本越低,运距越远成本越大,而生物质气化发电设备几乎不受影响。”北京乡电电力有限公司总经理袁英江说,比如乡电生产的设备,首先是体积比较小,采用了集装箱、紧凑型的设计,所有设备模块化生产,大概6、7个集装箱就能装起来。其次,设备组装方便,十几天就能完成。还有,对水源几乎没有要求。最后,适合远距离运输。这种发电设备既适合一个相对封闭的地方,也能做一个单独电站、独立电源来运行。
    同样考虑到生物质发电原料的供应和运输、我国的生物质资源特性,以及发电设备的利用效率、抗风险能力等方面,中碳平衡(北京)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市场总监于浩认为,我国生物质设备商应该开发一些“小而弥坚”的生物质发电设备,因为“小”设备的优越性往往高于“大”设备,而且投资较小、维修方便。
    “如果有了生物质气化发电的小型化,就可以解决生物质发电这块高成本、低效率的问题。”北京华帆集团副总经理韦晓彬说。
    其实,我国生物质气化发电基础比较良好。一位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的博士介绍,早在上世纪60年代,我国就开发了60千瓦的谷壳气化发电系统,目前一些生物质气化发电设备在我国已得到小规模应用,显示出一定的经济效益。
    近期发布的《中国生物质能发展路线图2050》预测,到2050年,生物质能替代化石能源总量将占同期我国能源消费总量的5%~8%。这意味着,我国生物质发电设备未来发展空间非常广阔。 点击量: